2019年8月25日    律己方能服人,身正方能带人,无私方能感人。 做人一身正气,为官一尘不染。 勿以官小而不廉,勿以事小而不勤。 做人德为本,做事民为先,做官法为上。 当政之要在于兴一方,为政之要在于敢创新,治政之道在于求民安,施政之本在于洁自身。 贪如火,不灭则燎原;欲如水,不遏则滔天。 站起来当伞,替群众遮风挡雨;俯下身做牛,为人民鞠躬尽瘁。
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包公断案传说
    断鸡蛋

    传说包拯三十岁当了开封府尹。那时,他已经是个有智有谋的清官,隔着窗棂吹喇叭——响声在外啦!推荐他来京主事的,是当朝大师王延龄。此人是三朝元老,白胡子齐腰深,还日夜思念着国事。包拯虽是他推荐的,但是他对包拯的人品、才智究竟怎样,还了解的不那么清楚,总想我个机会试试包拯的才能。
        这天一早,老太师刚刚起身,漱洗完毕,要仆人端上早点,三个五香蛋。他一个鸡蛋刚吃完,忽听家人禀报:“新府尹包拯来拜。”
    王延龄一听,惊喜异常,一面吩咐:“快请。”一面脑子转开了:“我何不借此机会当面试试他呢。”
        怎样试呢?王延龄拿着筷子,正要夹第二只蛋时,主意来了。他赶忙放下筷子,端起蛋碗放到桌上,对丫环说;“秋菊,你替我办件事好吗?”
        秋菊说:“老太师尽管吩咐。”
        王延龄指着桌上的五香蛋说:“秋菊,你把这两只五香蛋吃了,任何人追问,不管怎样哄骗、威胁、烤打,你都不要说是你吃的。凡事有我做主,事后再赏你。”
        秋菊听了一愣,可是老太师的吩咐又不敢拒绝,只得照吃了。
        王延龄看她吃了,就走出内室,到了中堂,见到包拯后寒暄了几句,便说;“舍下刚发生一桩不体面的事,想请包大人协助办理一下。”
        包拯说:“太师不必客气,有事只管吩咐,下官一定照办。”
        “那好。”
        王延龄说罢,便起身领着包拯走到内室指着空碗说:“每天早上,我用三只五香蛋当早点。今日,刚吃了一只,因闹肚子,上厕所一趟,回来时那剩下的两只蛋竟不见了。此事虽小,不过太师府里怎能容有这样手脚不干净的人?”
        包拯点点头,问道:“时间多长?”
        “不长。头尾半顿饭的时间。”
        “这段时间内,家里有没有外人来了又走的?”
        “没有。”
        “老太师问了家里众人吗?”
        “问了,他们都说未见。你说怪不?”
         包拯思索片刻说:“太师,只要信得过,我立即判明此案。”
         王延龄双手一拱,说:“那就仰仗也大人了。”
         “太师:恕我放肆啦!”
         “不必客气。”
         包拯挽起施子,走出内室,来到中堂,吩咐说:“现在太师府里大小众人,全部集中,一厢站立。”
         常言说得好:“宰相家人四品官。”这些家人虽然站立一旁,并不把新府尹放在眼里。
        包拯一见火了,桌子一拍,喝道:“王子犯法,与民同罪。今日,我来办案,诸位休得怠慢,免得皮肉吃苦。谁偷吃了太师的五香蛋,快说。”
        众人一惊,顿时,老实了。可是包拯连问三次,这些家人竟象木头桩子一样,闷声不响。秋菊站在那里,也象无事的一样。王延龄在一旁睁大眼睛,装着急于要把此事弄明白的样子,眼看众人一言不发,他想:“包拯啊包拯,这事够你喝一壶了,下一步你难道和一般官员一样动刑吗?即使棍棒下面找出犯人来,也不算高明。”想到这,故意说:“包大人,常言说,肉怕渣,人怕打,既然他们不说,你用刑吧!”
        包拯把手一摆说:“不。”转脸对众人冷笑两声,说:“偷蛋的,你不招认,我自有办法。来人啊,给我端碗清水和一只空盘子来。”
        “是。”随从答应着去办了。
        王延龄看到这里,心里乐了,包拯果然名不虚传。审理案子能够动脑子,不屈打成招。
        王太师正在想时,随从把一碗水和一只盘子拿来了。包拯个随从把盘子放在屋中间。然后说:“每人喝口水,在嘴里激漱吐到盘子里,不准把水咽下肚。”
    头一个人喝口水,漱漱吐到盘子里。包拯瞅瞅盘子里的水,未吱声,又让第二个人把水吐到盘里。包拯又瞧瞧,又未吱声。轮到第三人,正是秋菊,她拒绝喝水漱嘴,包拯离了坐位,指着她说:“嘿嘿,鸡蛋是你偷吃的。”
        秋菊顿时脸红到脖子梗,低头搓弄着衣角。王延龄忙说:“包大人,你断定是她偷吃的,道理何在呢?”
        包拯说:“大师,刚吃过鸡蛋,一定会有蛋黄渣子塞在牙缝里,我让他用清水漱嘴,再吐出来,就根据吐出来的水里有无蛋黄沫子来判断。她不敢喝清水漱嘴,不是她是谁呢?”
        一席话说得太师点头称是。心想,这包拯还真有招数哩。口里却说:“包大人,此事已明,算了吧,让他们散吧!”
        包拯摇摇头说:“不行。案子到此,只明了头,尾还没收呢。”
    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
        包拯严肃地说:“秋菊只是为人捉弄,主犯不是她。”
        王延龄一惊,想不到包拯这么年轻,遇事想得这么周全,办事这么干练。索性试到底吧,便说:“包大人,这样说她吃鸡蛋是受人指使啦,此人又是谁呢?”
    包拯认真地说:“此人就是太——师——你。”
        “啊!”
        王延龄笑着连连点头,转脸对众人说:“这事正是我要秋菊做的,为的是试试包大人怎样断案。包大人料事如神,真是有才有智。你们回去,各干各的吧。”
        这时,秋菊脸上才现出笑容,和大家一道散去。
        等人走后,王延龄问道:“包大人,你根据什么断定是我指使秋菊的呢?”
    包拯说:“秋菊已是个大姑娘,懂得道理,犯不着为两个鸡蛋闯下祸,这是一,二是,当我知道是她吃了鸡蛋时,她感到羞愧和委屈;三,这一条,也是最重要的,在全府众人面前她被当众说出是偷吃,这事根根绊绊的不向众人说清楚,秋菊就不能过安分日子,会因羞愧而寻短见的。太师虽是开玩笑,试试我的才智,我要是一步处理不慎,不是会闹出人命来吗?”
        一席话,说得王太师连连点头,佩服地说:“包大人,有你坐开封府,我放心啦?”(河间市包拯廉政建设研究会编辑整理)


     

专题报道 | 图片新闻 |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中共河间市纪委
公安局备案:13090002000020  ICP备案号:冀ICP备 11002491号  冀公网安备 13098402000084号
技术支持:河北世窗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